不开腔

2015.10.24.

最近老是做梦。梦里有个老人,满脸皱纹。因为缺失太多肉和皮下脂肪,手上的老皮一抓一大把,松松软软。

他或许只有皮包骨了。

他时常咳嗽时常叼着脱漆烟杆,在昏明的光线里,房间墙角阴暗交织的缝隙,阖一阖眼,让手上烟斗的烟缕,慢慢上升。

老爷子咳嗽起来全身发抖,我感觉他的胃是在抽搐,他是疼痛的,无血的撕心裂肺。

他死在夜里,叹息萦绕房瓦上方高空,虫子唧唧。

黑血侵染曾经汗湿的土地,勃勃生机。


评论

热度(1)